伍子胥占吴伐齐

0
吴王夫差杀公孙圣后,公元前489年壬子,使太宰嚭为右校司马,王孙骆为左校,及从勾践之师伐齐。伍子胥闻之,谏夫差,说越国正为心腹之患,切勿伐齐,宜先定越而后图齐。子胥所占曰:
“窃观《金匮》第八,其可伤也。”吴王曰:“何谓也。”子胥曰:“今年七月,辛亥平旦,大王以首事。辛,岁位也,亥,阴前之辰也。合壬子岁前合也,利以行武,武决胜矣。然德在合,斗击丑。丑,辛之本也。大吉为白虎而临辛,功曹为太常所临亥,大吉得辛为九醜,又与白虎并重。有人若以此首事,前虽小胜,后必大败。天地行殃,祸不久矣。”吴王不听,遂九月使太宰嚭伐齐。
按,伍子胥之占课为辛亥日巳将寅时课:
后 常 阴 虎
巳 寅 辰 丑
寅 亥 丑 辛
 
官 乙巳 后 ⊙
兄 戊申 朱
子 辛亥 青
 
   朱 合 勾 青
   申 酉 戌 亥
蛇未    子空
贵午    丑虎
   巳 辰 卯 寅
   后 阴 玄 常
 
伍子胥提到的“《金匮》第八”一语,即指《黄帝金匮玉衡经》一书中的《金匮章》,《金匮章》第八经曰:“大吉杀,乙戊己辛壬之日,以配子午卯酉之辰,是谓天地之道,归殃九醜,……大吉常天之大杀,居其上,行其杀,故曰醜,……大吉临日辰以举百事,大凶,大吉加日害长,加辰害少。……如加九者,大凶,祸重至,必有咎,刑戮死亡,流血千里,万无全者。”此课虽非子午卯酉四仲日占,但伍子胥仍据此而断之。丑为大吉,乘白虎临干,亦作干之墓,不利动谋,行兵举事,必致大凶,缘“白虎并,死丧为败。”伍子胥所言之“合壬子岁前合也,利以行武,武决胜矣”之判断,不知出于何处。辛德在巳,而“德在合”,似又以寅作贵人在论。蒿矢格为远射,所谋皆虚,中传见金为有镞,必致伤人。此课干上神墓干,支上神脱之,支阴作驿马贼符克干,寅为游都乘亡神,越国居心险恶,将来必被其殃。
后吴伐齐,齐国与吴国战於艾陵之上,吴国与鲁国联合败齐。夫差胜后,吴齐暂时结盟。子胥屡谏吴王,说伐齐无用,“越不为沼,吴其泯矣!”越国不可不除。吴差对伍子胥没完没了的谏诤十分不满,加上伯嚭的谗言,公元前484年丁巳,夫差赐伍子胥以属镂之剑,迫使其自杀,吴王怨恨子胥,又取子胥尸,盛以鸱夷之器,投于江中。后吴王北会诸侯于黄池,越兵已乘虚进入吴的国都姑苏,夫差使人以厚礼与越求和。数年后,越大举伐吴。吴国连年欠收,仍然大兴土木,穷兵黩武,精锐已尽死于齐、鲁,越大破吴兵。夫差请降求和不成,伏剑自杀,身死国灭,越王勾践遂称霸天下。
越王灭吴后,范蠡看出越王长颈鸟啄,鹰视狼步,可与共患难,不能同享乐,久之必被加害,就劝文种离开,文种不听,于是范蠡乘扁舟,出入三江五湖烟水之中,莫知其所之。范蠡后游齐国,改称陶朱公,经商大富。书载:
范蠡既去,越王愀然变色,召大夫种曰:“蠡可追乎?”种曰:“不及也。”王曰:“奈何?”种曰:“蠡去时,阴画六,阳画三,日前之神,莫能制者。玄武天空威行,孰敢止者?度天关,涉天梁,後入天一。前翳神光,言之者死,视之者狂。臣愿大王勿复追也。蠡终不还矣。”
按,文种所言,阴画六、阳画三、玄武、天空、天关、天梁、天一、神光等,皆禽遁及六壬占法之术语也,有六壬中斩关课、游子课之课理。《六壬课经集》云:“(游子)或并斩关,为‘绝迹课’,犹如范蠡去越,张良归山,不欲露迹之态。”次年,正如范蠡所说:“狡兔以死,良犬就烹,敌国如灭,谋臣必亡”,勾践赐文种以属镂之剑,文种伏剑自杀。
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微信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最新图文(站长微信:tianyisuanming)
最新文章(扫码加微信)
热点内容
长按下方图片识别二维码
  • 周易第一站公众号
  • 站长个人微信号
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