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料中的其它占课记载

0
古时善六壬者,《吴越春秋》则载伍子胥、范蠡、文种、公孙圣,《晋书》载戴洋,《龙城录》载冯存澄,《新五代史》载梁太祖,《夷坚志》载蒋坚,《稗史》、《尧山堂外纪》载朱允升,《徽州府志》载程九圭,《松江府志》载陈鲲,《苏州府志》载徐大衍、皇甫焯,《宁波府志》载王坡,《浙江通志》载程山人。另外古今书籍中载善六壬者,汉时东方朔、翼奉,三国时管辂,晋时郭璞,唐时李靖、李淳风、徐道符、李筌,宋时楚衍、楚芝兰、周克明、苗公达、邵彦和、徐复、凌福之、祝泌,元时耶律楚材、刘秉忠、田忠良,明时刘伯温、刘日新、朱恒、杨继盛,清时郭御青、陈公献、戴尚文、张官德、刘赤江,民国时张其鍠、袁树珊、韦千里等。古今蒿里隐逸之士,精于六壬者不少,惜多不具载。
 
《汉书·翼奉传》载翼奉所言:“乃正月癸未日加申,有暴风从西南来。未主奸邪,申主贪狼,风以大阴下抵建前,是人主左右邪臣之气也。平昌侯比三来见臣,皆以正辰加邪时。辰为客,时为主人。以律知人情,王者之秘道也,愚臣诚不敢以语邪人。”其中“正月癸未日加申”即月将加正时成六壬课,其余亦杂有“风角”之术。又有“今白鹤馆以四月乙未,时加于卯,月宿亢灾,与前地震同法。臣奉乃深知道之可信也。”亦乙未日月将加卯时成课。于术数占候之学,翼奉主张“显诸仁,藏诸用。露之则不神,独行则自然矣。”然哉。
精于占验者,史书中浓墨重彩记述的唯管辂、郭璞二人,但并未言二人会占六壬。后世流传有《六壬管辂神书》题管辂撰,《大六壬九天中黄经》、《鬼贼中黄五变经》、《六壬玉照定真经》题郭璞撰。管郭二人乃历史上占卜最著名者,岂有不知六壬之理。《三国志·管辂传》载管辂之风角占,与六壬颇通,或许二术兼而用之者乎?《管辂传》云:
辂至列人典农王弘直许,有飘风高三尺馀,从申上来,在庭中幢幢回转,息以复起,良久乃止。直以问辂,辂曰:“东方当有马吏至,恐父哭子,如何!”明日胶东吏到,直子果亡。直问其故,辂曰:“其日乙卯,则长子之候也。木落於申,斗建申,申破寅,死丧之候也。日加午而风发,则马之候也。离为文章,则吏之候也。申未为虎,虎为大人,则父之候也。”
据此文,推其课当为申月巳将乙卯日午时课:
蛇 朱 朱 合
丑 寅 寅 卯
寅 卯 卯 乙
 
财  丑 蛇 ◎
父  子 贵 ◎⊙
父 癸亥 后 ⊙
 
    勾 青 空 虎
    辰 巳 午 未
合卯    申常
朱寅    酉玄
    丑 子 亥 戌
    蛇 贵 后 阴
 
据风角书,凡占风,须明知八卦,审定干支,或上或下,或高或卑,俱无乖越,然后可验。风暴疾,南北无定,交错离合,氛埃相注,此风之应必在人主。管辂所占,今用六壬试论之。此风应在主人王弘直,当日乙卯,干上卯,震宫所属,震为长男,故又应在王弘直的长子。正时午,午为马,乙卯为阴日,地盘午上乘青龙驿马,青龙为吏,吏乘马,主有官吏来,日支卯上临寅,卯为门户,寅乘朱雀,朱雀主文书信息,卯乘信神、天鸡二煞,卯加干,以上可知有信息至,寅卯属木,为东方,以上可解作东方当有马吏至。风从申上来,未乘白虎,加申,白虎主死丧,干上六合为子,六合乘卯墓于未,地盘申克卯木,申为白虎本家,乘太常,太常为孝服,驿马巳乘破碎煞,必为凶讯,朱雀作月破加卯,门户有悲泣之声,故主长子死丧。
托名柳宗元所著之书《龙城录》卷下载有《明皇识射覆之术》一节,载冯存澄为唐明皇李隆基占课,所言“合”、“斩关”、“铸印乘轩”,皆六壬之课格,唯“合”为省略词,或有脱字。全文如下:
上皇始平祸乱,在宫所与道士冯存澄,因射覆得卦曰“合”,因又得卦曰“斩关”,又得卦曰“铸印乘轩”。存澄启谢曰:“昔此卦三灵为最善,黄帝胜炎帝而筮得之,所谓合因斩关,铸印乘轩,始当果断,终得嗣天。”上皇掩其口曰:“止矣,默识之矣。”后即位,应其术焉。
《新五代史·贺瑰传》载梁太祖朱温用六壬占得斩关课,以奇计出兵,擒贺瑰,朱温尽杀降卒三千人,而独留贺瑰。后贺瑰感太祖不杀,誓以身自效,累迁相州刺史、宣义军节度使。
梁太祖略地至中都,得降卒,言瑰等兵趋待宾馆矣!以六壬占之,得“斩关”,以为吉,乃选精兵夜疾驰百里,期先至待宾以逆瑰,而夜黑,兵失道,旦至钜野东,遇瑰兵,击之,瑰等大败。瑰走,梁兵急追之,瑰顾路穷,登冢上大呼曰:“我贺瑰也,可勿杀我!”太祖驰骑取之。
《宋史·忠义传》载宣和时,金兵围代州,代州沿边安抚副使史抗,用六壬课占雁门关役,知城必陷,次日与二子突围,俱战死。史载:
金人围代急,抗夜呼其二子稽古、稽哲谓曰:“吾昔语用事者‘雁门控制一道,宜择帅增戍以谋未形之患,若使横流,则无所措矣’。言虽切,皆不吾省。今重围既固,外援不至,吾用六壬术占之,明日城必陷,吾将死事,汝辈亦勿以妻子为念而负国也。能听吾言,当令家属自裁,然后同赴义。”二子泣曰:“唯吾父命。”明日,城果破,父子三人突围力战,死于城隅。
《宋史》楚衍传载:楚衍,开封阼城人。少通四声字母,里人柳曜师事衍,里中以先生目之。衍于《九章》、《缉古》、《缀术》、《海岛》诸算经尤得其妙。明相法及《聿斯经》,善推步、阴阳、星历之数,间语休咎无不中。自陈试《宣明历》,补司天监学生,迁保章正。天圣初,造新历,众推衍明历数,授灵台郎,与掌历官宋行古等九人制崇天历。进司天监丞,入隶翰林天文。皇祐中,同造《司辰星漏历》十二卷。久之,与周琮同管勾司天监。
有皇祐三年辛卯岁三月丙午日,仁宗皇帝宣楚衍,立夏日占课,衍依课奏对罢。帝又占陈贵妃六甲,年二十二岁,妊身十月未产,得未时,以月将从魁加未。
蛇 合 朱 勾
戌 申 酉 未
申 午 未 丙
 
财 戊申 合
子 庚戌 蛇
官 壬子 后
 
    勾 合 朱 蛇
    未 申 酉 戌
青午    亥贵
空巳    子后
    辰 卯 寅 丑
    虎 常 玄 阴
 
楚衍奏曰:“此课占产,臣不敢言。”帝曰:“但实言课意。”衍奏云:“于今月二十三日庚戌日辰时,降生一公主,必失左目。生后五日,恐有不测之忧。虽产危而无损,宜预备之。”上云:“有禳法否?”衍云:“无法禳之。臣当万死。”上当日渐有怒色,云:“且出外听音。”即时差人监守楚衍。至二十三日庚戌辰时降生一公主。贵妃产时甚艰苦,至当日晚公主忽搐搦,遂损左目,至二十七日,公主死。即时赐楚衍御酒香药,次日引见,乞恩谢罪。上云:“应验如神。”
《宋史》、《龙川别志》等载北宋名处士徐复少时学六壬,听闻有一僧善发课,为一衙校推占六壬课,神奇无比,徐复从僧学,讨得此课,推之累日,尽得僧所见,但僧所推的“母马生的小马只有三只脚”,却不能索解,问僧,僧不说。范仲淹在苏州时,尝疑外夷当有变,使徐复占之,徐复占得西夏用兵当起于某年月,盛于某年月,天下当骚然,故范仲淹多论边事,及元昊叛乱,无一不验。宋仁宗闻而召见徐复,问以兵事,徐复以遁甲、太乙、六壬、易卦、风角诸占以答仁宗,无不神验,仁宗赐号冲晦处士。
据《南濠诗话》及《竹素山房诗集附》中“录吾子行文冢铭”一文载,元时杭州吾子行先生,博学好古,精律吕篆籀等学,当时后世如赵子昂、宋景濂辈,无不称仰者,可惜他死于非命。原来吾子行晚年为妾家所累,有司逮之,子行素高抗,不能忍辱,即作诗投其所知仇远,然后去不知所之。其诗云:“刘伶一锸事徒然,蝴蝶飞来别有天。欲语《太玄》何处问?西泠西畔断桥边。”吾子行失踪后,次年三月辛酉,卫天隐以六壬筮之,得亥子丑顺流象,曰:“岁子月巳,旬寅斯首,亥为水乡,己(按,原文印作巳,似误)墓在丑。惟子与丑,无禄霣虚,墓非其藏,死沉江湖。是生戊辰,土为宰制,土弗胜火,家绝身弃,此其骨朽渊泥九十日矣。”与诗合,西湖多宝院主僧可权,从子行学诗,闻其定死,哭甚哀。
按,吾子行于元至大四年辛亥岁腊月二十八甲午日失踪,卫天隐之课,占于次年即仁宗皇庆元年壬子岁(公元1312年),农历三月二十五日,壬子年乙巳月辛酉日申时酉将。
虎 常 空 虎
亥 戌 子 亥
戌 酉 亥 辛
 
子 癸亥 虎
子  子 空 ◎
父  丑 青 ◎⊙
 
    贵 后 阴 玄
    午 未 申 酉
蛇巳    戌常
朱辰    亥虎
    卯 寅 丑 子
    合 勾 青 空
 
据卫天隐之占,虎马加干,又是闭口,乘亥是水,三传亥子丑,人必投水而死,丑为干墓,今墓旬空,必死无葬身之地,故为“死沉江湖”之象,知吾子行已投西湖而死矣。法以丑为桥,丑土空而加子水,则为断桥也。由是观之,西湖“断桥”之名,在元时已有。亥四数,戌五数,相加为九数,作九十日。腊月甲午,至三月辛酉,为八十七天。后僧宗泐作诗吊之云:“吹箫人去竹房空,海内犹传学术工。最是西泠桥畔路,淡烟疏柳夕阳中。”子行别号竹房,善吹洞箫,故泐诗首句及之。
元王士点、商企翁同撰《秘书监志》一书,共十一卷,其书成于顺帝至正中,凡至元以来建置沿革典章故事无不具载,司天监亦附录焉。盖元制司天监隶秘书省,犹汉制以太史令兼职天官之义也。卷七载:“草泽人三年一次差官考试,于所习经书内出题六道,试中者,收作司天生,官给养直入台,习学五科经书即目……今具许习经书试格如后……占卜题一道:假令问正月甲子日寅时,六壬术发用,三传当得何课?……占候三式科,所习经书:《太一王希明金镜二经》、《景祐福应集》、《遁甲天一万一诀》(《又名三元式经》)、《景祐符应经》、《神定经》、《六壬连珠集》、《补阙新书》……义题二道(皆不限字数,并以不失题意、文理优长者为中选):假令问冬至天元一七四何义之类,假令问百六涉害何义之类。”
明杨升庵《升庵集》载瑞州上高县术士曾义山,遇一乞丐指点,得某二瞽者之六壬卜书《银河棹》,自此占卜如神,邑人皆知,因预避红巾贼行,红巾军掠无所得,恨欲杀之。曾义山遂隐居,临终付书于其子,曰:“某月某日有刘姓过吾家取书,畀之戒不可泄。”后刘伯温果经山家,得其书云云。明王世贞撰《弇山堂别集卷》卷二十一据升庵之书而考证,言伯温取书之事不可凭信,又说:“伯温占验,似能近而不能远,不然元运若此,而尚欲借以成功名,至愤恚欲自杀,以门人持之而免,何名前知?”刘泊温的“预测”能力,令后人大是怀疑。在此不表。
《松江府志》载明朝陈鲲精六壬,决策奇中。时徐阶谢政,值张博构狱,陈鲲为徐阶占课,得“六仪课”,断曰大吉,说:“其兆太阳当位,群阴乃伏,有两贵人佐之,某日夜半必获美情。”果于是日夜漏二十刻神验,毫发不爽。张以诚未遇时,陈鲲得课,谓当大魁天下,张以诚于明神宗万历二十九年辛丑中状元。徐光启、姚永济穷困中时,陈鲲为二人所占,后悉符合。
明朝末年,辑《六壬大全》的怀庆府推官郭载騋(字御青),记述有课占李自成军围攻开封的史实。前一课为崇祯十四年辛巳腊月十三日在阳武县占开封(甲寅日午时丑将),次日又占(乙卯日巳时丑将),郭御青断二课皆末传生干满盘自刑,前课甲寅日干上酉,酉以破碎作勾陈,全伤干支,又作发用,城池最忌,危至九分,幸生起末传育干支,危中有救,酉临艮地,所以断东北受伤。后课乙卯日干上子,得白虎作墓发用,墓亦凿城窖坑之象也,亦赖末传亥水育干支,自墓传生,先迷后醒,亦危中之救。二课游都皆空,交甲子旬,俱实,亥水救神反空,所以预断闯军二十三日至,郭即于二十三日早奉命入城,果然午后闯军至城下,即攻城东北角,二十余日,昼夜不息,危至万分。至次年正月初八戊寅日,在开封城头上又占援兵何日到,闯军何日退?得戊寅日辰时子将课:
虎 合 勾 贵
午 戌 酉 丑
戌 寅 丑 戊
 
兄 甲戌 合
父 壬午 虎
官 戊寅 后
 
    贵 后 阴 玄
    丑 寅 卯 辰
蛇子    巳常
朱亥    午虎
    戌 酉 申 未
    合 勾 青 空
 
郭御青断三传喜火局生身,但嫌干上丑,为合中犯煞,至十三日癸未,冲去丑字,则援兵至而贼退。果于十三日有左良玉援兵信至,十五日闯军移营而去。据《明史·庄烈帝传》载辛巳年十二月,李自成、罗汝才合攻开封,次年春正月癸未,孙传庭为兵部侍郎,督京军救开封。十五日乙酉,明官军援兵至开封,李自成部退去。郭御青若非事先算定吉凶,岂敢冒然入城,设占断失误,开封城陷,命岂能保乎?
清道光时,吴炽昌《客窗闲话》中有《卜者梁翁》、《六壬神课》二篇,专言六壬之神奇,万事有定数。其中梁翁所占之课,乙卯日三传申酉戌,因乙卯日并无此三传,不知何解,查文字又非金口诀之占,该书为笔记小说,文人写作,虚虚实实,间或以假乱真,亦未可知。
清初有陈公献等人,著《大六壬指南》一书,书中占验计一百二十有五,其中与史实相关之占课,无不符合,书中的判断法则,无一字虚语,绝无猜度无稽之词,乃六壬占法集大成之作。惜书中占验,既无标点,又不标出天盘天将,各类人名、地名、别号、判断术语、历史背景穿插其间,使此书显得过于复杂深奥。笔者已将《大六壬指南》中的占验部分,一一为之标点并注解,由武陵出版社出版,以期对雅好此道者,有所裨益。详见拙著《注解大六壬占验指南》。
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微信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最新图文(站长微信:tianyisuanming)
最新文章(扫码加微信)
热点内容
长按下方图片识别二维码
  • 周易第一站公众号
  • 站长个人微信号
2